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正文

避难者救了遇险者:他用铲车救了67人,包括1名婴儿

时间:2021-07-27 12:01:04

“不去会后悔”

“救命恩人刘松峰,你是个英雄!!”在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干部张理涛的朋友圈中,他这么说道。

河南暴雨,中原腹地成为泽国,牵动无数人的心。7月20日,河南巩义遭遇强降雨,道路损毁,并有村庄被淹没。

同天中午,在巩义市米河镇高庙村附近的一处国道,有两辆载着共67人的大巴车正被洪水围困。水淹到二层乘客区时,司机喊着“没命了”,其他人试图砸开车窗向外逃离,车里还有1个11个月大的婴儿。

千钧一发时刻,他们被在坡上避难的刘松峰发现了。而这一切似乎都发生得刚刚好——坡上正好停着一辆铲车,铲车的车门不严实,刘松峰不仅会开铲车,而且他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能让铲车接线打火。

刘松峰。图/受访者提供

坡下传来求救声

7月20日上午8时许,在睡梦中的刘松峰被三公里外父亲的一则电话叫醒:家里进水了,快来接我。

此时,在河南巩义市竹林镇,两辆大巴车计划经310国道驶向郑州。车上坐的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近70名新进教师,他们刚结束一周的入职培训,将途经位于两河交汇处的米河镇——此次受灾最严重的乡镇之一。

父亲的家离刘松峰住的地方不远,但要经过一座桥。当刘松峰赶到桥上时,河水已经完全漫过了桥面。无奈之下,他只能折返,并迅速带着老母亲、妻子和孩子前往别处避难。

一行人最初的想法是到米河镇镇区上,可往镇上刚走不远,水位已经漫上轮胎了,“雨势很大,水面还在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随后他们试着往巩义市区的方向走,但也被洪水截回。

无奈之下,他们驶向了位于河岸上游的米河镇高庙村村委会。但随着雨势加大,当天中午,村委会也“失守”了,几名村干部带着避难的一群人又来到地势更高的一家公司避难。

不久后,他们听到两三百米的坡下,传来了求救的声音。

张理涛向中国新闻周刊讲述,当天12时许,他们在通过米河镇的一座桥时,遭遇了洪水,随后车辆失去控制,一辆大巴车被冲到了加油站附近,他们的车则已经被裹挟到了桥边,所幸被一棵树卡住,没有掉下去。在他们前面,已经有几辆车被完全带走了。

张理涛介绍,他们乘坐的大巴车系双层结构,司机在一层,乘客坐在第二层。

没过多久,洪水就把车的前窗玻璃冲碎了。这时候,连司机都已经哭了起来,“他冲上来,说我们没命了”。

随后一行人开始展开自救。张理涛在的车上有19人,其中还有一个4岁小孩。“当时我就想,我是带队老师,一定要把大家安全带回家,在最坏的情况下,做到最好的决策选择。”

张理涛拿起车上的破窗锤,将车辆的左右玻璃锤碎。顾不得手上划了伤口,紧接着又拉掉了车窗的窗帘,把窗帘拧成绳子。

见形势不对,一行人开始砸车辆的后车窗,准备跳车。

有几名一米八的高个子老师率先“试水”,但水流也漫到了他们的脖子位置。这时,有人发现后车窗处有一堵堤墙,可供人立足,“我们就把人疏导到墙沿上,在上边呼救”。

将铲车开入洪水中

听到求救声音后,刘松峰和村干部等几人迅速赶到坡下,一行人中,刘松峰是最年轻的。此时暴雨还在持续,他们未携带任何雨具。

他们试着把绳子扔到对岸,但随即就被狂风暴雨吹回。困顿中,刘松峰突然发问“上边有没有铲车”,有的话,他就能救人。

公司里还真有一辆铲车。刘松峰随手找了个类似螺丝刀的东西,很快就把车门撬开了。随后他又把电线连接起来打火,一切都很顺利。

此时坡下已经完全被洪水占领,分不清积水区和下边的河道。刘松峰开着车下水探了探,随后朝着加油站方向的大巴车驶去。车窗被雨水猛烈敲打着,刘松峰只能勉强感知到车辆行进的方向,“车也在左右摆动,随时有侧翻可能。”

走到大巴车前,车也刹不住,顶了上去。刘松峰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车上已经有许多人砸碎了玻璃爬了出来,有人骑在树上,也有人抱着加油站的机器。

刘松峰将铲斗举到跟车顶一般高,让车上的人爬进铲斗。上边共有48人,包括一个11个月大的婴儿。先是妇女和孩子下来,刘松峰记不清是花了三趟还是四趟,才把一行人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安全转移后,有获救的人又着急地向刘松峰请求,赶紧去救河边的大巴车。

“我和他们说真去不了,有三十四米远,路上水深,水流又急”,刘松峰向中国新闻周刊说。在同行人的指引下,刘松峰倒车掉头绕了一公里的小路,顺着水流把车靠向大巴车。

刘松峰看到,水已经漫过了张理涛他们站立着的堤墙,有一位妇女站在墙上,一手搂着树枝,一手抱着孩子,手在发抖。

“把所有人救下来大概不到两个小时”,刘松峰说,他最初还以为车上的都是学生,因为年纪看起来都很小。

张理涛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大巴车上的乘客均来自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因前往不同校区,分两车搭乘。两车共67人,其中大部分系该院新进教师,小孩和婴儿也是新教师的孩子。当天上午,他们按行程返郑,“起初天气还很正常”。

今年39岁的刘松峰,从2001年至今一直从事维修工程机械,“也开过三年铲车,但用车斗来拉人,这还是第一次。”

暴雨过后,刘松峰家里的房子已经被水全淹了,“除了人还好,其他什么都没有。”他人眼中的“天降神兵”,也是一位受灾者:他开的修理厂也被冲垮了。

刘松峰向中国新闻周刊坦言,救人的全程他都是害怕的,下水前也没有告诉自己的家人,“当时根本来不及想太多,你在现场你也会下去,不去就会后悔。”

苍空物语安卓

苍空物语安卓

其它 / 简体中文

苍空物语安卓 /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