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正文

【百年大党的新生力量】玩游戏要不要氪金?该不该追求名牌?这代年轻战士有点潮

时间:2021-06-09 18:01:22

  客户端武汉6月9日电(记者 宋宇晟)“今天的‘军营奇葩说’,我们要跟大家讨论一下,应不应该在网络游戏里‘氪金’……”

  这是记者日前走进武警湖北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执勤九中队时看到的景象。现场,参与辩论的双方分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军营“奇葩说”现场。记者 宋宇晟 摄

  “愉悦身心”组的战士认为,玩游戏本来就是为了放松心情、减轻压力,而适当充值,则可以增加游戏娱乐体验。将网络游戏视为洪水猛兽的看法太过于死板,只要在合理的消费范围内,可以消费,能达到的效果和看一场电影、买几根冰棍是类似的。

  而“勤俭节约”组的战士觉得,游戏充钱是个“无底洞”,很容易从开始几十、几百元发展到最后投入大量资金还不能自拔。“我们常说理性充值,但你真的能够在游戏充值时保持清醒吗?把游戏充值扼杀在摇篮里,才是应该做的。”

  该中队战士告诉记者,之所以定下这样一个辩题,和当前战士们面临的问题密切相关。

  “我们的战士平常会有一定时间允许玩手机。有时候大家会聚在一起玩,在游戏中组队,还组织过比赛,投影在大屏上,还可以研究一下战术。”

  伴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进入部队以及智能手机使用的普及,部队对手机进行管理已必不可少。

  但完全不允许战士使用手机并不现实,在部队领导看来,堵不如疏。

  在执勤九中队,手机使用有明确的管理规定。记者了解到,为合理管控手机使用,中队明确规定了手机使用时间,并提出要正大光明地使用手机;同时为防失密泄密,部队还实行手机动态管理制度。

九中队手机收纳柜。记者 宋宇晟 摄

  也正是在这样的管理规定下,部队领导发现有些战士在玩游戏时买了“皮肤”,而且还蛮贵的。

  有了问题就要大家一起讨论解决。

  记者了解到,在执勤九中队,像这样的“军营奇葩说”每个月都会举行。算下来,已经持续几年了。而辩论的话题除了根据时下比较热点的话题,也考虑部队中产生的一些有争议的小问题。

  “玩游戏应不应该‘氪金’”这个辩题就是这样产生的。在辩论最后,战士们也逐渐达成共识:游戏只是游戏,“氪金”并非必要。

  类似的讨论还有“如何做到不浪费粮食”“年轻人该不该追求名牌”等等。

  这些问题中或许有些是这个时代的新问题,但部队对于战士的要求始终是在任务面前“只吹冲锋号,不打退堂鼓”。

武警湖北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执勤九中队战士。记者 宋宇晟 摄

  武警湖北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执勤九中队的前身1931年创建于鄂豫皖苏区红安县,先后参加过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

  在上甘岭战役中,连队浴血奋战43天,坚守坑道14个昼夜,最终将有381个弹孔的战旗插上了上甘岭主峰。期间,时任八连七班班长的柴云振带领全班曾一举拿下两个山头;战斗中,他同敌人展开殊死的肉搏战,头部、腰部多处负伤。

  如今,执勤九中队还有一个以柴云振命名的班。每次有新战士加入柴云振班,他们都要了解部队的光辉历史。

武警湖北总队执勤支队执勤二大队执勤九中队战士。记者 宋宇晟 摄

  九中队一班班长邓浩告诉记者,“现在虽然时代不同,但对我们的要求仍然是,无论什么情况,这支部队拉上去能打得赢。”

  1997年出生的潘文豪马上在中队待满5年了。他坦言,自己刚入伍的时候并不适应。“以长跑为例,当兵第一年跑得很吃力。当时感觉老兵们只是热身,但我已经快要跑到极限了。”

  不过,这点困难并没有让他就此消沉下去,反而激起了一份斗志。“别人能吃的苦我也能吃。”入伍第二年,潘文豪已经能跑赢他的副班长了,自己的身体素质也练出来了。

柴云振班入班仪式。记者 宋宇晟 摄

  在九中队,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记者采访期间,又有两名战士加入柴云振班。中队在营区为他们举行了入班仪式。仪式上,新兵依然呼喊着“只吹冲锋号,不打退堂鼓”这句延续几十年的口号。(完)

【编辑:罗攀】
画在这里

画在这里

其它 / 简体中文

画在这里 /

立即下载